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早午晚安,吾所非爱

千山万水 以及 诗情画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不起  

2012-02-19 17:19:28|  分类: 生命记·狂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不起 - 索妃爱 - 锁,非爱

       在生命初始,你和我,一直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   老师的目光始终是凌厉的,仿佛凝着冰锥,看来时,恨不得用眼神将你我拥有的缺点给砍掉。

       世间从无完美,却有近乎完美的人。因为那么一段触手不及的距离,那人能够有剩余动力去倾覆年岁,迸射一生的才华。

       老师年老时,坐在竹藤椅上,时光染白了她的发丝,却未在她眼底沉淀出平和,她依旧眸光冰寒,语气严苛,气质优雅而高傲。她抬手,唤你我过去。我们在外面是无所畏惧的光芒体,面对她时,也还是那个战战兢兢,恐惧一个音节说错惹她责罚的女孩。我们在她面前站定,岁月浸染下,当初的稚嫩褪去,为了身材而控制食量的成果亦是明显。我和你视线对上,从对方黑溜溜的眼睛中读出了同样的情绪,垂眸,将心事按捺,转而静静凝视着面前的老者。

       她问,累吗?

       平和的语调,却比窗外阳春白雪之景荒凉。

       你一直比我大胆些许,愈加冷傲的眼睛下划过一丝淡然,你说:我们都回不去了,就这样罢。

       空灵,魅澈,却仿佛凝着绝望。这是你声音的魅力。

       我瞥见你左手下意识要往口袋探去,知道你是惯性想拿烟盒出来,便用眼神示意你忍住,在这里,于礼不合。

       老师面无表情,望向我,问:你呢,拥有多少张面具了?

       我笑,无数张。

       她再不言语,似是疲惫了,摆摆手示意我们自己去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   吊灯发出的灯光明黄色,迷蒙的色泽和这间古典的屋子搭调,包括屋里的老者。

       我和你转身,并肩走向房门时,仿佛预感了身后降临福祉一般,我忽而回过头,瞳孔骤然缩紧。

       那个将你我自幼拐到这座古堡的女人,那个为了培养你的歌唱以及我的演技而一次次疯狂折磨我们的老师,此时满脸泪痕,佝偻的身子仿佛和藤椅融为一体,她唇瓣翕动,空洞的眼睛死死看着我们的方向,干枯得宛如树干的右臂抬起。

      对不起。

      手臂骤然垂落,她闭上眼睛前,无声说了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 你我站在原地,谁都没哭。

      -----

      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  一别三年。

      剧组停工时,我沿着染满风霜的城市街道狂奔。右手攥紧的手机相比我的手温,烫得不真实。跑过的哥特式教堂时,我看见唱诗班的一些小孩站在门口,其中有一个黑发女孩,眸光清澈,抬头看向天际时,小小的唇瓣抿紧,脸上是明显的思念之意。

      我瞟了几眼,转而继续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  女孩的神情与我记忆深处被模糊了的片段重合。

      曾经年岁,我又是以什么心情这样望天?

      高跟鞋踩过雪地,双脚早就冷得麻木,只知应该朝目的地冲去,无论别人眼光如何,无论身体多么刺骨,黑发被风吹得扬起,在空气时不时拍打着,仿佛赶着马匹的鞭子。

      我已不知,我的亲人在哪里了。我亦明白,我已经没有资格回去。

      被多数尖锐评论家称为疯子的我,为了融入不同角色几次人格分裂自我伤害的我,目睹杀戮和血腥毫不动容的我,将脸上无数面具游刃有余应用却绝情的我……

     一路恍惚,到达医院时,消毒水的味道引起我的反胃。

     我询问了相关人员,找到了你所在的病房。

     推门而入时,你倚靠在豪华病房的阳台边,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女士香烟,五官立体,即使是病态,即使头发剃光,也遮掩不住绝美。听到声响,你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 你说,过来吧,我给你讲一个秘密。

    我关上门时,你那愈来愈嘶哑的声音轻言:

 “我快死了。我和她一样,大概也只有在临死前会有勇气去忏悔,果然是母女,哈——你还不知道吧?那个从小将你我当成神童培养甚至虐 待的女人,是我亲生母亲,很可笑对不对,小时候我因为不愿意唱歌,还被她丢进鲨鱼池过,也因为她被几个男人侮辱。她将我们的人生掌握在手中,逼迫我们接受非人的培养,我始终觉得她死得太晚了。当然,这些都不是秘密,最大的秘密是——你被她拐来,是我提出来的。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,多羡慕你能被父母牵着,可以肆意撒娇,笑起来时好像太阳,而你那和蔼父母会对你宠溺的笑。我们当时同样是5岁,我得到的是暴力对待,活在地狱,你却像是天使……我当时就想,凭什么如此,我要你和我一起享受地狱的生活,所以我跟她说,如果将你一并带来,我会甘心接受她所有培养,成为举世瞩目的灵魂歌手,之后的事情,你感同身受,就不用我说了吧……”

   她手中的香烟燃烧成烬,随风散落,她的声音,越来越轻飘,那曾经和无数海豚齐唱的女高音,成为了神话,再也无法复现。

   我的视线扫过卷起衣袖的手肘。

   她双手手腕处,有我熟悉至极的伤痕,她锁骨下方,隐约有一条伤痕,不知延伸到什么位置。

   在这世界,唯有一人会让自己心疼。

   因为太相似了,就好像对方是你照镜子时望见的影像,纵然你的左是她的右,对方的眉眼、情绪、甚至于望不见的精神的和思想,你却是能够从她眼中读出。

   我贴着门,忽而说:喔,没事,逼你成为了和我一样的疯子,我也算达到目的了。

   你笑,空洞的眸子里流下眼泪。

  ---

   半年后,你离世的新闻铺天盖地。那些将你视作灵魂寄托的粉丝,为你做了许多疯狂的事情。

   我无心理会,独自回了沾满悲怆记忆的古堡。

   在属于你的房间里,我习惯地走向了你的衣柜,将那本多年前你以为遗失的日记本找了出来。

   你不曾知道,在很多年前,我就读过了你10岁时写下的日记。

   你在日记写下:初次见到她时,我在想,如果我和她一起,我也能够有如她一般的笑容吧。这一生,唯一想自私一次,我让母亲将她拐来,我好像飞蛾,想要染上属于她的温暖。可对不起,我好像做了这辈子都无法挽回的事情了,我害她放逐了人生,再也找不回来。

   我始终记得,日记边有一个血手印,那时便明白,这是你在被训练折磨得双手出血时,坚持写下的。

   在那样应该烂漫的年岁,你怀抱罪恶和悲痛,以此方式忏悔。

   可亲爱的,你不知我是在看完你日记时,才决意沦为疯子的。

   那时我想,我为何要让你从我身上看见曙光?凭什么?

  ----

  这场被驱逐的人生里,你,我,包括她,谁都不曾赢过。

  偶尔忆起会哭,罢了,罢了。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